• <em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em>
    <tbody id="kf9cm"><noscript id="kf9cm"></noscript></tbody>
  •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acronym></button>
  • <th id="kf9cm"></th>

    1. <tbody id="kf9cm"></tbody>
      1.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button>
        <th id="kf9cm"></th>

        首頁——正文 分享
        海南自貿港打造雙循環重要交匯點的比較優勢
        2021年06月25日 11:40 來源:海南日報

          據海南日報| 裴廣一

          “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提升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戰略抉擇和主動謀劃。新發展格局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而是對開放水平和開放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作為新時代改革開放新高地的海南自貿港,是推進雙循環格局的重要平臺和關鍵節點。

          站在世界看向中國,海南自貿港是聯通中國巨大經濟腹地的通道,是分享擁有超過14億人口消費市場更直接的橋頭堡。站在中國看世界,海南自貿港是中國融入全球經濟體系的窗口,是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開放門戶。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海南自貿港具備獨特的區位優勢,應加快構建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體制,樹起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旗幟,建設擴大對外開放的試驗田,打造聯通國內國際兩個市場的開放平臺,充分發揮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樞紐功能。

          發揮海南自貿港“一帶一路”橋頭堡作用,促進我國與沿線國家和地區互聯互通

          “一帶一路”建設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加快形成和相互促進奠定了實施基礎。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50億美元,占對外總投資的13.6%。2020年1-9月,我國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788.8億美元,同比下降0.6%;而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30.2億美元,同比增長29.7%,占同期總額的16.5%。由此可見,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總體略有下降,但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依然穩步增長。海南自貿港是我國面對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門戶,是我國聯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尤其是東南亞和南亞國家的橋頭堡,可以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重要支撐,通過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合作培育新的貿易增長點。海南自貿港應加速推動制度集成創新,以高水平開放促進全面深化改革,優化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率先實施全球高水平經貿規則,對標全球一流營商環境,促進全球產品、生產要素在海南自貿港自由流動和高效集聚;積極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構建區域協調機制,充分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和企業主體作用,逐步成為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深化合作開放平臺。借助博鰲亞洲論壇搭建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交流合作的橋梁,推動在服務貿易等領域的深度合作,實現互聯互通、互利共贏。

          發揮海南自貿港在中國—東盟自貿區樞紐作用,加速推動我國與東盟自由貿易

          隨著逆全球化、保護主義的抬頭,中國和東盟發展中國家長期依賴外部市場的經濟增長模式受到嚴重阻礙。新形勢下推動建設中國-東盟自貿區的重要性愈發凸顯。東盟橫跨南北半球、連接兩大洋和三大洲,區域內的馬六甲海峽作為東北亞地區連接歐洲、非洲、西南亞最短海上航線和必經通道,控制著全球四分之一的海運貿易。海南是我國最南端的省份,中國有四分之三的外貿進出口貨物、全球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國際貿易從南海經過。與此同時,海南自貿港與東南亞國家地緣相近、人緣相親,在東南亞有著200多萬的瓊僑,理應成為中國和東盟經濟文化交流密切的地方。以海南自貿港建設為契機,把握RCEP大勢,主動落實和服務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搭建海南與東盟經貿活動平臺,創新區域協調合作方式,積極參與國際分工合作,促進與東盟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往來,著力打造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經貿合作格局,在中國—東盟自貿區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海南自貿港可充分發揮區位優勢,建立和完善與東盟國家的陸、海、空跨境運輸通道,構建布局優化、設施完善、便捷高效、安全通暢、區域聯動的互聯互通體系。圍繞海南自貿港重點產業,確立一批重點合作項目,比如,以海南自貿港為軸心,通過搭建港口、航線、沿海公路鐵路等交通紐帶,增強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黏合度,實現區域內市場的緊密合作,推動商品、生產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制度型開放轉變,共同打造開放、多元、多層次的區域經濟共同體,進而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

          發揮海南自貿港在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樞紐作用,促進我國西部與國際市場互聯互通

          高水平建設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是推動西部大開發,促進西部與東盟各國互聯互通實現高水平開放的重要舉措。海南自貿港處于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的關鍵節點,尤其是海南洋浦港作為重要的航運樞紐,圍繞洋浦港打造綜合國際貿易和物流中心、形成集運輸、倉儲、轉口加工貿易、金融、保險等于一體的綜合國際服務平臺、推動高新技術產業集聚、進而強化樞紐功能,能夠有效促進我國大西部參與國際經濟合作,進而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我國長期實施的出口導向型經濟發展模式使得東西部經濟發展差距不斷擴大,而東西部地區不平衡不充分發展問題也是阻礙國內大循環的關鍵因素,西部地區應把握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帶來的歷史機遇,以海南自貿港為戰略支點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價值鏈體系?紤]我國西部地區資源稟賦,謀劃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需要采取超常規思路,大力發展高新技術、工程化的新模式,而不是傳統的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模式。這就需要通過海南自貿港推動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暢通,從而獲取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所需的資金與技術。目前,海南洋浦港已開通內外貿航線21條,已建成碼頭泊位47個,基本形成了面向東南亞的交通網絡布局。應發揮海南洋浦港與廣西北部灣港作為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的兩端物流樞紐作用,共同落實國家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任務,共享海南自貿港建設的重大歷史發展機遇,深化經貿合作,差異互補發揮比較優勢。

          總之,如果說過去數十年的全球化極大地推動了中國的對外開放,那么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將促使我們更多反思國內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倒逼國內改革加速。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新發展格局“決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而是更加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各地區要找準自己在國內大循環和國內國際雙循環中的位置和比較優勢”。海南自貿港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是新形勢下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平臺和關鍵節點。因此,海南自貿港要義不容辭地成為雙循環的重要交匯點。我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海南自貿港應承擔起國家賦予的重大使命和歷史責任,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完善提高我國供給質量和效率,打通國內市場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各個環節,充分釋放我國國內超大市場潛力,打造消費回流的重要通道。同時,充分發揮自貿港“境內關外”開放前沿優勢,發揮地處中國-東盟自貿區、“一帶一路”建設及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支點的區位優勢,架起我國泛珠“9+2”、北部灣城市群及西南經濟腹地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尤其是與東盟國家經濟合作的橋梁,積極推動制度集成創新構建開放型經濟體系,成為聯通中國與東盟等地區經貿往來的開放新高地,當好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排頭兵,成為聯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交匯點。

          【作者為海南師范大學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研究員、特區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本文系海南省自然基金高層次人才項目“海南自貿港對接粵港澳大灣區政府合作機制構建與政策優化路徑研究”(720RC612)的階段性成果】

        編輯:王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