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em>
    <tbody id="kf9cm"><noscript id="kf9cm"></noscript></tbody>
  •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acronym></button>
  • <th id="kf9cm"></th>

    1. <tbody id="kf9cm"></tbody>
      1.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button>
        <th id="kf9cm"></th>

        不朽的《紅色娘子軍》,永遠綻放的“瓊花”
        2021年06月25日 15:42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新一代“瓊花”邱蕓庭亮相上海與觀眾互動。6月23日,來上海演出的中央芭蕾舞團,新老演員與社區居民話家常,回憶起“娘子軍”的上海往事。記者 許曉青 攝

          “向前進,向前進!戰士的責任重,婦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蘭,替父去從軍;今有娘子軍,扛槍為人民……”今年6月初,中央芭蕾舞團創排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來到故事發生地海南瓊海演出。

          激昂的旋律和演員們精彩的表演,又把人們帶回了90年前海南島上貧苦婦女們扛起紅旗和刀槍,為反壓迫求解放浴血奮戰的崢嶸歲月。

          道路覺醒

          “同是十六七歲的少女,您何以能有這一腔自立自強的孤勇,飛出父母的羽翼,離開家庭的溫房?有這一股敢為人先的氣魄,為反抗壓迫求得解放,你們扛槍上陣,斬釘截鐵,義無反顧,視死如歸!边@是2021年5月1日,紅色娘子軍成立90周年時,海南中學生寫給革命先烈一封信中的內容。

          90年前的海南島封閉貧瘠,經濟凋敝。在地主階級的壓迫剝削下,海南廣大的農村婦女猶如巨石下的小草:男人們下南洋謀生,常常經年不返,甚至十余年也沒有音訊,婦女們大多留守家中贍養老人、養育幼小,苦苦地支撐家庭。

          20世紀20年代中葉,王文明、楊善集等瓊籍革命志士從上海、廣州返鄉,帶回了中國共產黨“貧苦農民要翻身求解放”的革命道理,樂會縣第四區(今海南省瓊海市陽江鎮)正是王文明的故鄉,他在這里的廣大鄉村樹起了革命旗幟,點燃了農民革命的第一支火把。

          瓊崖地區工農群眾在楊善集、馮平、王文明、馮白駒等人的領導下,從1927年9月開始在定安、瓊山、萬寧、陵水、樂會、文昌、瓊東、臨高等地發動武裝起義。起義后,他們在艱苦的條件下創建工農革命軍,積極開展游擊戰爭,建立了瓊崖革命根據地。

          1931年3月,中共瓊崖特委批準率先在樂會縣創建“赤色女子軍連”。3月26日,在全瓊工農兵第三次代表大會的閉幕式上,樂會縣赤色女子軍連宣告成立。當時赤色女子軍連僅有一個排人數,不屬正規紅軍連隊編制,是樂會縣委和蘇維埃政府直接領導的地方武裝組織。

          此后,赤色女子軍連配合紅三團打了幾場勝仗,軍威大振。為了更廣泛地發動群眾參加革命,壯大革命力量,中共瓊崖特委發布了一則布告:“英雄的樂會縣婦女們,拿起槍來,和男子們并肩戰斗!边@則布告,猶如一股強勁的春風刮過海南大地。不到一個月,便有700余名窮苦婦女報名參加革命隊伍。

          “為進一步發揮瓊崖婦女在革命中的重要作用,瓊崖特委決定成立女子軍特務連!杯偤J形h史研究室原主任陳錦愛說,1931年5月1日,經過嚴格篩選的103名婦女,在樂會縣第四區小學操場上宣誓入伍,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第三團女子軍特別任務連成立,這就是傳揚至今的“紅色娘子軍”。這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第一支女子軍連隊,也是瓊崖自古以來第一支婦女武裝部隊。

          英勇斗爭

          紅色娘子軍的事跡,首先由當時在海南軍區政治部從事宣傳工作的劉文韶發掘,1957年,他創作的3萬字報告文學《紅色娘子軍》發表在1957年8月號《解放軍文藝》上。這篇作品中記載,女子軍特務連成立后2個月,便投入了抵抗國民黨軍進攻的戰斗。在紗帽嶺伏擊戰中,紅軍共斃敵100余人,俘敵70余人,繳槍146支,子彈1000余發,物資一批,女子軍首役立功。

          1931年,樂會縣國民黨“剿共”總指揮陳貴苑統率幾百名民團武裝盤踞在今瓊海中原地區,魚肉百姓并時常騷擾蘇區。當年6月,紅三團決定引誘陳貴苑武裝進入蘇區腹地予以殲滅,由女子軍負責正面阻擊,誘敵深入。

          1931年6月26日,紅三團和赤衛隊進行戰術佯動,浩浩蕩蕩地朝萬寧方向開拔,當晚趁夜返回埋伏在紗帽嶺。27日,陳貴苑趁紅軍主力遠去萬寧的時機,率隊伍偷襲蘇區。在與陳貴苑武裝戰斗過程中,女子軍且戰且退,引誘敵軍進入主力部隊的埋伏圈。在紅軍四面圍攻之下,陳貴苑被紅軍俘虜,這個作惡多端的反動軍官被蘇區政府公審判處死刑。

          紗帽嶺戰斗后不久,女子軍特務連又配合紅三團主力攻打文市炮樓。女子軍戰士活捉敵人頭目。1931年12月,女子軍特務連獨立參與文魁嶺保衛戰,擊潰來犯的“白軍”。

          1932年8月,國民黨部隊進攻中共瓊崖特委、紅軍師部和瓊崖蘇維埃政府駐地瓊東縣第四區(今瓊海市長坡鎮煙塘地區)。隊伍撤退到馬鞍嶺時,敵軍尾隨而至,發起瘋狂進攻,女子軍二班班長梁居梅帶著一個班作掩護。

          戰斗堅持了三晝夜,彈藥斷絕之時,梁居梅高喊,“姐妹們向我靠攏!人在陣地在!拿槍桿和敵人搏斗!”就這樣,梁居梅、陳月娥、歐繼花、陳俊姣、陳業花、張泮英、張昌英、孫玉芳、許世蓉、許秋蓉等10位戰士全部壯烈犧牲。

          女子軍勢單力薄,在邊還擊邊轉移的過程中,與大部隊走散,失去了聯系。

          劉文韶在他的報告文學中寫道:女子軍決定一路往西上母瑞山尋找黨組織和大部隊,森林像大海一樣望不到盡頭,肚子餓,就靠山竹子、雞蘭心等苦澀的野菜充饑;鞋子磨穿了,光著腳踩著荊棘;精疲力竭之時,她們扯著藤,一步一步地爬行……

          在電影《紅色娘子軍》中有這樣一組感人至深的鏡頭:在挺進深山、風雨嗚咽的一個夜晚,已近臨產的女子軍戰士王運梅肚子劇痛,全身冷汗,在戰友們用山葵葉和芭蕉葉做成的臨時產棚里,生下了孩子。為逃避敵人追擊,產后第二天,她便抱著孩子繼續前進。然而,孩子還是死在了母親懷里。連長馮增敏脫下軍衣包好孩子,戰友們在山石旁邊挖了個坑,把孩子埋了,在小墳邊種了一棵木棉樹苗。

          據王運梅的女兒龐慶美回憶,1932年8月,在瓊崖紅軍主力向母瑞山轉移過程中,母親王運梅生下了她的哥哥,但由于山中生存條件極端惡劣,長期缺乏營養,孩子出生后不足20天就不幸夭折。

          1932年底,國民黨陳漢光部隊對瓊崖革命隊伍進行“圍剿”,瓊崖黨政軍領導機關被圍困在母瑞山8個月之久,瓊崖紅軍主力遭受重創,女子軍特務連大部分戰士英勇犧牲,連長、指導員被捕入獄。最后特委決定化整為零,突圍出去轉入地下斗爭,女子軍疏散后,都化名隱蔽于群眾之中。存在了大約500天的娘子軍隊伍解散了。

          “盡管女子軍成立后戰斗歷程只有一年多時間,但它深刻反映了瓊崖共產黨人動員群眾、組織群眾的廣度和深度,在瓊崖革命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标愬\愛說,紅色娘子軍也是中國人民革命斗爭史上的一個創舉,是世界婦女爭取解放斗爭的光輝典范,鐫刻了一代巾幗英雄為求自由解放不懼犧牲的偉大形象。

          初心不改

          2010年3月,時年100歲的紅色娘子軍老戰士王運梅在瓊海市紅色娘子軍紀念園,講解娘子軍戰斗歷史時,被游客問起黨費繳納情況,才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入黨!巴馄乓恢币詾樽约焊伯a黨一輩子鬧革命,理所當然就是共產黨員!蓖踹\梅的外孫女馬世菊回憶說,當明白自己還不是一名黨員時,她非常難過。

          同年6月,王運梅讓馬世菊代筆,向瓊海市陽江鎮嶺下村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2012年7月,102歲的王運梅站在鮮紅的黨旗前,神情肅穆,目光堅毅,一字一句地宣讀完入黨誓詞,如愿成為一名中共黨員,創下黨史上年紀最大新黨員的紀錄。

          一年后,王運梅在嶺下村家中平靜去世!皼]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今天!蓖踹\梅生前曾堅定地說,“我永遠跟黨走,直到最后一口氣!

          “颯爽英姿五尺槍,曙光初照演兵場。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奔t色娘子軍存在的時間不長,但她們留下的精神遺產卻一直激勵著后人。

          正是在這種精神的激勵與傳承中,1969年8月1日,由99名農村女青年組成的紅色娘子軍民兵連,在當年娘子軍成立的舊址正式宣告成立,這是一支配備真槍實彈的基干民兵連。

          紅色娘子軍第一任連長龐瓊花后人,海南省革命史研究會會員龐啟江介紹,紅色娘子軍民兵連成立后,成為陽江鎮乃至瓊海市水利建設、農田大整治、科技興農、抗風救災以及治安維穩等工作的突擊隊、爆破隊和宣傳隊。20世紀七八十年代,在大東海圍海造田工程、合水水庫大建設、煙園通天渡槽項目建設、農田基本建設,美麗鄉村建設等各項重大工作中,處處都能見到她們的身影。

          精神永存

          2014年4月19日,最后一位紅色娘子軍老戰士盧業香,以100歲高齡在瓊海家鄉逝世。海南島上紅色娘子軍的英雄傳奇從此成為永遠的回憶。但以娘子軍歷史史實為素材創作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卻在舞臺上經久不衰。自1964年在北京首演后,這部“看家戲”走過半個多世紀,經歷6代舞者,國內外演出5000多場,至今仍非常受觀眾追捧。

          “藝術作品之所以能歷久彌新流傳不衰,主要是娘子軍‘堅持信念、敢為人先、堅貞不屈、英勇斗爭’的精神內涵,感染了一批又一批觀眾!饼媶⒔f。

          作為《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配歌的《萬泉河水清又清》,如今已成為海南所有重大活動的主題曲,在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在首屆國際消費品博覽會上悠揚地響起。

          “這是紅色娘子軍精神的感召力和震撼力!敝醒氚爬傥鑸F團長馮英在瓊海演出結束后表示,每一場演出都有觀眾激動地流淚,每次一上臺表演,自己也會一遍遍重溫“瓊花”的精神——堅強、英勇、敢為人先,正因為紅色精神不朽,藝術作品才能感動著一代又一代人。

          “出生入死破舊籠,海南島上嘯東風。澆來知是英雄血,一朵瓊花分外紅!边@是中國現代文化大家郭沫若送給電影《紅色娘子軍》中“吳瓊花”的扮演者祝希娟的題詞。祝希娟時;貞浧鹋臄z電影前,在瓊海體驗娘子軍真實生活的日子:當年的娘子軍連長馮增敏帶著全部演員完全按照娘子軍的作息時間進行訓練、講課、出操,在當年的革命根據地體驗女戰士的生活,練了整整一個月,所有演員的鼻子都曬脫了皮。

          “如果沒有這一個月的生活,我大概演不了‘瓊花’。直到今天,有時閉上眼睛都能想起,泥巴墻上寫著‘中華蘇維埃萬歲’!弊O>暾f。

          電影《紅色娘子軍》1960年7月1日上映后,產生了巨大的反響,在全國掀起了“娘子軍熱”,當時曾創下6億人次觀看的紀錄。中國電影第一屆百花獎評獎,《紅色娘子軍》榮獲“最佳故事片”“最佳女演員”等多個獎項,后又在我國首次參加的國際電影節上獲最佳編劇獎。

          烽火歲月已成過去,紅色娘子軍精神卻在銀幕上、在舞臺中,在每一個受到感召的人心中生生不息,賡續永存。(記者凌廣志、嚴鈺景)

        編輯:王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