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em>
    <tbody id="kf9cm"><noscript id="kf9cm"></noscript></tbody>
  •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acronym></button>
  • <th id="kf9cm"></th>

    1. <tbody id="kf9cm"></tbody>
      1. <button id="kf9cm"><acronym id="kf9cm"><u id="kf9cm"></u></acronym></button>
        <th id="kf9cm"></th>

        獲清華大學招錄的截肢少年:病房自學7個月備戰高考
        2021年06月25日 16:54 來源:新京報

          新京報訊(記者 劉瑞明 實習生 蘭涵)安徽霍邱截肢少年周桐獲清華大學降分招錄的勵志故事引發眾多關注。2019年9月,備戰中科大少年班的他被一輛失控的渣土車碾過左腿,多次手術后,左小腿截肢。突如其來的意外并沒有擊潰周桐,在病房自學7個月后,他于2020年4月坐著輪椅、戴著假肢回到學校,備戰高考,最終取得了684分的好成績。

          談到周桐的學習,媽媽肖永芝又驕傲又心疼,“手術過后,剛剛清醒過來他就要看書,醫生都勸我們,叫我們勸他少看一點,怕他的身體受不了!

          班主任李家生對周桐贊譽有加,“這個小孩很沉穩,話不多。比較喜歡深思,做事比較冷靜!崩罴疑硎,他相信自強的周桐未來的路一定會越走越好。

          6月25日,周桐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已經通過了清華大學的自強計劃考核,能獲得40分降分優惠認定。對未來,周桐有很多期待,“感覺清華‘自強不息’的校訓比較符合我,想在那里認真學習!

          談未來:想讀計算機專業,期待在清華學習

          新京報:清華大學的老師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是怎么說的?

          周桐:我在考試前參加了清華大學的高校專項計劃招生,已經通過了清華大學的自強計劃考核,筆試和面試都過了,能有40分降分優惠認定。高考成績出來后,清華的老師應該是和我班主任老師打的電話,我這邊還沒接到過,具體講的什么不清楚。但是我在網上看到清華的回應了,感覺挺期待的,我自己也很想去清華,感覺清華“自強不息”的校訓比較符合我,想在那里認真學習。

          新京報:你對未來有什么規劃和打算嗎?

          周桐:班主任說我字寫得不太好,所以現在的計劃是暑假想練練字,也在網上買了一些英語資料,想先學習英語。上大學以后想讀計算機專業,老師總說這個專業好,但具體未來從事什么行業,還是要多學習多積累,慢慢接觸后才能想清楚。

          回憶車禍:住院7個月堅持學習,戴假肢回到學校

          新京報:出車禍那天發生了什么,你還記得嗎?

          周桐:2019年9月22日下午,我出門去拍證件照,準備用來填報名中科大少年班的表格,結果就出了意外,一輛超載的重型渣土車沖到綠化帶上,碾到了我的左腿。出意外時的很多細節我都記不清了,只記得被送到ICU里后,我連動都很難動一下。

          出意外后我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但我一直都想得比較開,不太糾結那些已經發生過的痛苦。在病房學習有時也會覺得孤單,因為我后來轉到了上海的醫院治療,班里的同學沒辦法過來探望,平時學校不能用手機,他們也很難和我聯系。想到同學都在上學,而我自己一個人在醫院,有時還是會覺得難過。

          新京報:你在醫院是怎么學習的?

          周桐:我從ICU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之后就繼續學習了,在治療的間隙看看書,復習一下功課。學習的事也有過不得不中斷的時候,比如遇上要做手術,就只能暫時放下書本。在病房學習有時挺難的,比如偶爾遇到不懂的題目想要問老師,不像在學校一樣方便,只能電話聯系老師讓他幫我講題。

          我出車禍前成績一直都挺好的,在班上一直是前五,學得最好的科目是數學和理綜。因為車禍的事我后來落選了少年班,但我沒有難過太久,落選就落選吧,我不太會去糾結這些事。

          新京報:回學校后生活和學習還有哪些困難?你是怎么解決的?

          周桐:我是2020年4月回學校的,在這之前已經住院7個多月了。當時戴了假肢,行動不太方便,平時的生活也會受一點影響。班里發資料、發作業時都是同學幫我送到座位上,要行動比如上廁所時也是靠同學攙扶我去的。在學校我有兩個輪椅,一個放在我們教室那層樓,一個放在樓下,上下樓梯時也都靠同學扶著。媽媽為了照顧我,做了學校的保潔員,平時幫我把午飯送到宿舍。學?紤]到我的情況,把我的宿舍安排到一樓,所以會方便一點。

          新京報:回到學校后,是怎么把自己落下的功課補上來的?

          周桐:剛回去的時候成績比出車禍前下滑了很多,年級排在100多名,老師就安排了同學給我補習功課,除了學習外老師也會幫我做人生規劃,教導我如何去應對現在的困難和問題。到了今年2月,成績就比較好了,能夠考到年級十幾名,后來慢慢地考到了第三名、第二名,慢慢進步上去的。

          高考成績下來后,我覺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報,很開心,現在平靜下來了,要開始為未來做打算。

        編輯:王曉東